【红玛瑙】 ♬在岛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0 16:53:15



  我在正午时分抵达涠洲岛。这是十月下旬,阳光猛烈,提醒我身在南国。随着人流慢慢步出码头,北部湾平静的海水在我的身后,那样巨大的一块淡绿的翡翠,上面匀开浅淡的波纹。就在两天前,名叫“莎莉嘉”的台风刚刚从这一片海面上席卷而过,让我在北海银滩目睹到令人窒息的绚烂晚霞。而此刻,我乘坐的白色渡轮安静地泊在一湾碧水之间,四围暑气蒸腾,让我觉得恍如梦中。


  到酒店放下行李,先去给自己找饭吃。年轻的老板娘胸前兜着熟睡的婴儿,去厨房给我煮面。孩子会不会被溅出的热油烫到?从敞开的窗子看出去,外面一大片热热闹闹的植物,竟然还有两棵香蕉。做一棵亚热带的植物是多么幸福。我刚想到这里,煮好的海鲜面端上来了,里面竟然有一只中等大小的螃蟹、一只皮皮虾和一只大花虾,汤色乳白,鲜美异常——这是不是苏东坡当年煲过的蟹仔汤?



  好了,一切完美到无法可想。我满心欢喜,出发去看天主教堂。和这座岛上许多有年头的老房子一样,这座一个多世纪以前修建的教堂,所用的建材是珊瑚石。没错,这是珊瑚的城堡,历经风雨侵蚀,苍灰斑驳,光影迷离。哥特式的尖削拱顶,让低伏的灵魂有了向天国飞升的可能。礼拜天的上午,阳光会透过祭台间后面的彩色玻璃和大厅两侧的尖拱大窗,照亮耶稣和他的圣徒们的影像。但我来时已近黄昏,天光黯淡,适宜冥思和怀想。我在一只被廊柱遮挡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作为一个顽固的怀疑主义者,我还没有找到让自己皈依的宗教;但是这一刻,是谁,让我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水?


  真是奇怪,在南方,我的生物钟总是在清晨五点准时醒来。天色熹微之中,我穿过一条林间小路,去海边等候日出。酒店里的小黄狗知道我要去哪里,它开开心心地在前面为我引路。还有一天,是旁边客栈里的两只小狗,它们一路护送我到海滩,然后神奇地消失不见。



   “这是清晨六点钟的海。它正一波一波地醒来。”我对着手机说,它为我录下了这些句子。“在很远的地方,在水天相接之处,有渔船亮着模糊的灯火……现在太阳升起来了,但那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海上日出。它像一只橙色的蛋黄,自距离海面一定高度的云雾中升起,在海面上铺出一条细细的橙色光带。只不过几分钟,它又躲入了重重云雾之中,光带消失了。但有肉眼难以看见的光芒,正从那团青灰的云雾中撒向海面。云雾好像被什么驱策着,突然移向了高处。太阳在此时重新露出了它的面容。已经可以感受到它的热度。是的,它带来了光焰,和催生万物的力量。头顶上,有一半的天空,已经由灰白变成了淡蓝,在那里,有一只半圆的、接近透明的苍白的月亮。”


  “实际上,清晨的大海,并不是蓝色的。它是掺杂了灰蓝的银白色。它有大片大片的明亮的微光,和正奔涌而来的海浪的阴影。不,那是天上的云的影子,是从海中上升的水滴,正在天空模拟出海中巨大的生灵。它们息息相通,从来不曾离弃过彼此。这是大海,这是天空和陆地。它们如此博大,又如此柔软得让人哭泣。”

  


  原谅我,无垠的南国之海,我只能用这样蹩脚的文字,来描述你。


  到了第三天,我租了一辆电动车,在酒店的院子里绕了几圈,向老板做个“OK”的手势,开始出发去环岛探险。我看到了正午时分的碧玉之海,海滩上铺满雪白的珊瑚。它怎么可以这样清澈?仿佛它悬在空中,飘荡于尘世之外。这片奇异的海水,让我在黄昏再一次赶来看它的时候迷路了。而随后,我看到了一个平常的黄昏,正午时那么洁白美丽的沙滩变成了黯淡的深灰。返回酒店的途中,没有路灯,也罕有行人和车辆,无边的黑暗之中,不时有小飞虫撞到我的脸上。时间太短,而黑暗太长,我们来不及躲避,就这样撞上了彼此。



  但是最终,我平安回到酒店里,坐在露天餐厅的灯光下享用我的晚餐,一边回想着一刻钟以前,那漫过心头的惊悸和恐惧,是那样清晰而具体。


  怎么能不恐惧?当黑夜无垠,而你知道自己已成孤岛。而你这孤岛,又恰好孤悬于一座更大的孤岛之上。


  是的,孤岛。在这一刻,我与你生死相依。



作者:沙爽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