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宝藏之北海公园之谜 第44-45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31 16:44:09

第四十四章

北海静心斋被封园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近在咫尺的景山公园员工们的耳朵里,而且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有的人说在静心斋里发现了宝藏,海了去了,搬了一个下午都没搬完,只好封园等明天再搬。也有的人说叠翠楼里闹鬼了,人进去就失踪,跟百慕大三角似的,生吞活人。还有传闻说,警察在北海公园里抓光头呢,光头是通缉犯,警察见着光头的就抓,一共抓了几十个光头呢。

景山公园保安主任张宝生听说北海公园出事了,就给常乐打了个电话,他跟常乐两人是担挑,关系不错。常乐在电话那头神神秘秘的支吾了两句,也没细说,这反倒让张宝生紧张起来。

不过,最紧张的还是常乐。

钱锋和孙立平接到局里的电话,叫他们赶到西直门拆迁平房的现场去,说是一个小孩跑到拆迁房的废墟里拣东西玩,无意中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钱锋临走前,向吴京奇交代了一下叠翠楼暗道现场保护工作的要求,然后,就开着车和孙立平一起急匆匆的走了。

吴京奇在第一时间把钱锋的意思传达给常乐,并加上自己的意见,要求在整个公园里加强保卫工作,叫他抓紧着办,有事立即报告。吴京奇说完就赶回派出所去了,公园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眼下派出所的工作都得围绕着这件事来转,民警们少不了要加班加点的忙上一阵子了。

北海公园平时没有那么多保安人员,除了公园的工作人员外,只有几个聘来看门护园子的老师傅和保安。常乐立即打电话找自己的关系户保安公司,临时聘用保安人员。

保安公司的老板是他的半个老乡,听说北海公园要临时聘用保安,刚巧公司里有闲着的人手,老板正愁这帮小伙子们白吃饭不干活呢,便也不问为什么,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临时请来的保安人员全部到齐后,常乐清点了一下人数,加上原有的保安一共是二十四人。常乐派四个人专门看守静心斋,两个人在静心斋的叠翠楼值班看守暗道,配合派出所民警勘查现场,另外两个人和静心斋的工作人员一起,加强里外两个园子的安全保卫工作。

其他二十人被他分成了十组,两人一组,沿北海湖沿岸各个景点巡逻。常乐把秦少康的光头照片发给每组一张,又给每个保安发了一只上面印着安全员字样的红袖章,宣布了几条工作纪律后,就把他们都打发出去了。

常乐这边刚松了口气,那边办公室就来了电话,说是刚接到市旅游局办公室通知,一会儿有市委的人陪同有关专家来静心斋参观考察叠翠楼的暗道,叫公园方面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常乐看了看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一边一路小跑着赶往公园南门,嘴里一边嘟哝着:“这静心斋,还不如不对外开放呢!”

第四十五章

打开的石门里,黑暗而阴森,散发着一股腐烂发霉的气味。南方提醒大家不要冒然进去,以防发生意外。

“咱们先看看这幅图有什么名堂。”他边说边抬头观看墙壁上的那幅石刻图。

“南方,我觉得这石刻图有点象你那幅景山人像图。”田菲菲看着墙上的石刻图不太敢肯定的说:“可是,又好象不太象。”

“景山人像图?”南方端详了一会儿,“嗯,是有点象。”

上官教授也点了点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图纸来,与墙上的石刻图对照着看了一会儿,说道:“确实象卫星航拍图。”

“什么景山人像图,卫星航拍图的呀?”江上舟挤到前面伸着脖子张望。

“是呀,景山还有人像?”张德顺也好奇的看看墙上的石刻图,又看看上官教授手里的图纸,问:“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呀?”

“景山人像图是咱们国家的卫星在1978年航拍时发现的,”南方向他们解释道:“因为在这张卫星航拍图上,景山公园看起来特别象一尊坐着的人像,所以有人就把这张照片称为景山人像图。”

“有这事?真新鲜。”江上舟感到不可思议的摇摇头。

“我觉得,”上官教授注视着石刻图,若有所思的说:“这张图和景山人像图好象还不太一样。”

南方从上官教授的手里拿过图纸,铺在墙上石刻图的旁边,一边对比着看,一边说道:“是不太一样。这两张图如果重叠起来看,差不多就是一张图,如果分开来看,……”

“分开来看,景山人像图是一张地形图,而这幅石刻图……”上官教授有些吃不准,没有继续往下说。

“分开来看这幅石刻图就是一张路线图。”南方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没错,是这样。”上官教授点头表示同意。

“那这幅石刻图出现在这里,说明了什么呢?”田菲菲问。

“问的好,有进步。”南方边思索着边回答,他没有注意到田菲菲瞪着他的一双秀眼,继续说道:“古人不会把地面上的东西郑重其事的拿到地下面来说,因此,这幅石刻图只能说明一件事。”

“说明什么呀?”刘超催促着。

“说明这是景山地底下的暗道路线。”张德顺说,他刚刚把这幅石刻图看明白了。

“张爷说的没错,”南方点点头,说道:“这幅石刻就是景山地下的路线图,我们现在就站在景山地下暗道的入口处,而这幅石刻图可以指引我们到达我们要去的地方。”

“景山地下宝库!”上官教授激动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这幅石刻图上拐来拐去的全是线路,可是藏宝的地方在哪儿呀?”张德顺看着石刻图,感到有些迷惑。

“我和菲菲查阅过资料,”南方注视着墙壁上的石刻图,说道:“在康熙十八年间的宫城卫戍图上,景山的寿皇殿与卫星航拍图也就是景山人像图上寿皇殿的位置不一样,比现在寿皇殿的位置向东偏移了十几米。据记载,乾隆十四年的时候,对寿皇殿建筑群进行过改造和扩建,在这次改造中,将寿皇殿搬到了北京城中轴线的位置上,就是现在景山人像图的人头位置。景山寿皇殿建筑群有清以来只有过这一次重大的改动,清乾隆以前,寿皇殿一直保持着明朝的原貌。”南方指着墙壁上的石刻图解释道:“你们看,这幅石刻图上寿皇殿的位置也是向东偏移,并不在景山人像图的中轴线的位置上,这说明这幅石刻图应该是明朝时期或起码是乾隆十四年之前留下来的。”

“康熙十八年间的宫城卫戍图我也略有研究,”上官教授由衷的佩服自己的这个学生,他语气谦逊的说道:“中国的古代建筑讲究结构对称与平衡,尤其是景山这种位于京城中轴线上的景观,肯定是以中轴线为准,左右对称构建的。怪就怪在明朝的景山设计者们竟然忽视了这一点,寿皇殿没有建在中轴线上也就罢了,它的西面,隔着中轴线的对面竟然也没有一座与之相呼应的建筑群,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也许原本有来着,”张德顺猜测道:“要不就是还没来得及修建,要不就是后来被毁了。咱们历代的老祖宗做事都很规矩的,不会顾了东头,不顾西头,更别说是给皇上干活了。”

“张爷说的有道理。”南方点点头,“所以,我想明朝的设计者们不会忘了规矩,他们把寿皇殿建在东侧肯定是有原因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们今天已无法知道了。不过,清朝的改建者们也要遵守规矩的,他们把寿皇殿挪到中轴线上肯定也有他们的道理。”

“乾隆把寿皇殿搬了家,一定是为了让景山的建筑更符合皇家的规矩。”江上舟说:“不然的话,那么大个殿偏在一边,算什么呀?” 

“表面上看是这样。”上官教授插了一句。

“什么表面上看呀?就是!”刘超现在是凡是上官教授赞成的,他就反对,凡是上官教授反对的,他就赞成。

“我猜呀,”半天没吭声的田菲菲,这时开腔了,“清朝的改建者们除了要遵守皇家规矩外,更主要的还是为了建造景山人像图,所以才把寿皇殿移到中轴线上人脑袋的位置。乾隆是个玩性十足的皇帝,这种描山画水的事他愿意干。”

田菲菲说完,不无得意的看着南方,她认为自己的分析更有道理。

“乾隆十四年,朝廷以改建之名,将寿皇殿向西移动了位置,确实弥补了明朝修筑时的缺憾,使景山整个建筑格局归于一统,甚至为此还有意无意的修造出一尊人像来。”南方分析道:“但是,从暗道里出现清兵和太监的尸体来看,不论是北海公园里的暗道,还是这景山公园里的暗道,在清朝时都已经被发现了,既然皇上发现了暗道,甚至我推想他也发现了地下的宝库,因此,不管是在改建北海园林时,还是在改建景山寿皇殿时,他都不可能不考虑到地面建筑与地下暗道连接的问题,所以,我想他们改建寿皇殿时将殿址移位,应该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张德顺一脸雾水的看着南方,齐宝国和刘超也是满腹疑惑的直发呆。

江上舟性急的问:“到底是什么目的呀?”

“乾隆改建寿皇殿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隐瞒某种秘密。”南方回答。

“隐瞒宝藏的秘密?”田菲菲立即联想想到了传说中的皇家宝藏。

“对,隐瞒宝库的位置。”南方点点头,说道:“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北海和景山的地下暗道最终都通向一个地方,那就是明朝寿皇殿地下的宝库。”

“对。”上官教授点头表示同意,“据我推测,乾隆也许是在修缮北海和景山时发现了暗道和宝藏,因此,他命令把寿皇殿西移到中轴线上就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呀?教……”田菲菲刚称呼了一半,想到上官教授的所作所为,似乎觉得不妥,又立即停住了。

上官教授的脸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苦笑,他刚想说下去,无意中看到刘超鄙视的目光,不由得停顿了一下。

“我能再多说几句吗?”上官教授询问的看着南方。

“在这方面你是专家,你尽管说。”南方点点头。

“一种可能,”上官教授象得到了圣旨似的,继续接着说下去:“是把明朝寿皇殿连同地下宝库一起毁掉了,在新建的寿皇殿下面重新修建了一座地下宝库。另一种可能是新建寿皇殿,毁掉明朝的寿皇殿,但是却在废弃的原址暗地保留了地下宝库。不管是哪种可能,目的只有一个,掩人耳目,隐藏宝库的秘密。我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为什么?”田菲菲问。

“因为暗道入口保留了这张明朝的石刻图。”南方接过来分析道:“我推测,在清朝的皇帝中,起码乾隆曾经进过暗道,并且来过这里,他没有下令把这幅明朝石刻图上的寿皇殿按照改建后的位置进行修改,而是保留了原状,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这张石刻图应该是皇上给自己和他的后代们看的。当时能获准进入皇室地下暗道的人应该不会很多,而能进入藏宝库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再加上皇宫大院里争权夺位,杀机四伏,知道暗道和宝藏的人,今天在位,明天也许就身首异处了……”

“因此,留下标记,以备不测?”田菲菲似有所悟。

“正是如此。”南方点点头。

“那我们还等什么呀?”江上舟着急的说。

“是呀,我们快进去吧。”刘超和齐宝国也性急的催促道。

“再等一下。”南方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签字笔,把上官教授的那张景山人像图铺在石刻图旁边的墙上,把石刻图上的线路在人像图上描画下来,在画图的过程中,他发现石刻图的左边中间一点的位置上有一个模糊不清的箭头,箭头所指的方向,如果对应着景山人像图看,应该是人像的右肩的位置。

南方在图纸上记下了那个位置,然后说道:“好了,我们走。”

早已等不及的刘超,闻听立即冲到石门前,抬腿跨过门槛,跑进了暗道。


发表